音樂工作室
 
   
吳穎音樂工作室 > 更多新聞 > 新聞詳細  
春花秋雨---第二篇 原創小說
時間:2014-3-31 17:12:06  文章來源:www.eskgkx.live
 
                          作者----王紫涵
 
      不知過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云帆聽見一聲聲細柔的呼叫聲。仿佛是從遠山外飄來的歌聲。他氣息微弱,像一絲將要脫離靈魂的游絲在飄蕩著。他感覺自己將要和世界告別,將要去另外一個地方,那里很陰冷,沒有陽光,沒有鮮花,沒有朋友。他不敢再想下去。只是幽幽的聽著這遠山外的歌聲。這歌聲太美妙了,一定是神仙姐姐唱的。就這樣,這歌聲一直陪伴在他的身旁歌唱著,歌唱著……。
    又不知過了多久,當云帆痛苦的睜開還在發熱疼痛的眼睛時,他傻住了。眼前的景象是他一生都難忘的畫面。他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爸爸媽媽都焦急的看著他。他看見媽媽滿面淚光,蒼白的臉上,一道道淚痕像枝條那么深,那么長,一直延伸在媽媽細白的脖勁上,使媽媽更顯憔悴。爸爸在他的面前,那眼神,是那么溫柔,又是那么期待。床前,掛著吊液,藥液在細長的輸液管里靜靜的流動著。他感覺到了疼痛,雙腿不能動彈,白布包扎的那么嚴實。病房里,護士匆匆穿流在病床之間。他感覺頭部又是陣陣的痛。他把臉扭向窗外,只有黑暗籠罩在夜的上空,四周一片寂靜。仿佛一絲風的流動,都能聽見它匆匆劃過的聲音。他不愿去想剛才發生過什么,因為疼痛讓他又一次從剛剛蘇醒的瞬間昏迷過去。
      病床邊,媽媽痛苦的呼喚著云帆的名字,爸爸慌忙去叫護士過來。護士匆忙走過來,看了看吊液,又翻了翻云帆的眼睛,告訴云帆媽媽說,:“云帆已經脫離危險,只是身體虛弱,需要靜養一段時間”。并安慰云帆媽媽不要傷心過度。
窗外,下起了一絲小雨,飛在病房的窗戶上。那一絲絲掠過的雨聲,云帆仿佛又一次聽見那飄渺的歌聲,在夜空里蕩漾著,那是溫柔,急切的呼叫聲。那是女孩子的聲音,久久飄蕩在云帆昏迷的耳旁,若有若無……
     云帆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上午。爸爸媽媽一直陪伴在他身邊。媽媽紅腫的眼睛像個核桃,此時看見云帆醒過來,高興的又流下淚水。云帆欲伸出雙手為媽媽擦眼淚,卻感覺手臂如此疼痛。媽媽急忙扶住云帆的手說,:“乖,你終于醒了,媽媽好擔心你。”云帆輕微晃晃被包扎的頭,說,:“媽媽,為什么我的手伸不展?為什么我的腿這樣痛?媽媽,您告訴我,我怎么了?”媽媽哭的更厲害了。是呀,云帆是她家的獨苗,是她一生唯一的希望,看到兒子遭遇如此大難,心里能不痛嗎?云帆媽媽又哭了一陣,哽咽著對云帆說,:“好孩子,沒事,一切都會過去的,你要聽話,好好養傷。”說著,又忍不住一股淚流了出來。
     云帆已經預感到了什么,那是一場大的災難已經毫不留情的向他撲了過來。他想起了斷橋下幽幽的,飄渺的歌聲……他不想問爸媽關于更多他的病情,因為爸媽太累了,再也經不起心里上的折磨了。更害怕再次惹爸媽傷心。
     云帆不再說話,他看了看疲倦的爸爸媽媽,閉上眼睛假裝睡著了。但他何曾睡著……
     “云帆他姨媽已經打聽到了,那個女孩叫含碧,是西圓村董易生的女兒,今年十六歲。因為家里窮,母親最近身體不好,她幫母親洗衣服,才在斷橋下遇見咱云帆的。”是爸爸幽幽的聲音。“真感謝這孩子了,若不是他,誰知道云帆這會兒……”媽媽哭著說:“也幸好帆兒命大,是從斷橋兩邊欄桿處的斜坡處滾了下來,只是漆蓋骨折,否則……”媽媽又哭了起來。
     云帆明白了,努力的想回憶起在斷橋上的一切,卻怎么都想不起來了。從爸媽的對話中隱隱知道,是那個叫含碧的女孩子救了他。那么,那幽幽飄渺的歌聲,莫非也是她唱的?云帆閉著眼睛,心里幻想著這位女孩的音容笑貌。就這樣想著想著,云帆睡著了。
 
·上一篇:適合企業年會的歌曲
·下一篇:丟了快樂的豬
 
吳穎音樂工作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 音樂工作室備案證號 湘ICP備13009364號-1 湘公網安備:43010202000302號 營業執照 91430100329424896X
總部地址:湖南長沙市芙蓉區萬家麗中路3號15棟 郵編:410001 總機:0731-85834319 傳真:0731-85834319 網站htmxml
吳穎音樂工作室:電話:15099855999 E-mail:[email protected] 音樂制作公司 版權所有www.eskgkx.live 音樂工作室
錄音部:客服演出部:客服 代理部: 創作部:客服 制作部:客服 詞作部:客服 策劃部: 音樂制作
 
QQ在線咨詢
手機咨詢
15099855999
全國熱線
4000-9333-92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