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工作室
 
   
吳穎音樂工作室 > 更多新聞 > 新聞詳細  
天上那逐漸變淡的云彩和那淡淡的不甚明亮一輪圓月
時間:2013-1-14 16:18:33  文章來源:新浪網
 
     原創音樂制作此時正是初夏黃昏之時,太陽已經隱沒在漫天紅霞之中,桔黃的霞光照在樓林之間,將林立的建筑頂部染成一片金黃,對面窗戶反射著昏黃光線,射入我的眼睛,竟感覺不到絲毫的刺眼與不適。聽著孩子們的嬉鬧之聲,我手撫書卷輕輕拍擊,微微瞇起雙眼,享受著晚風輕輕地撫摸,任其撩撥起我的頭發,衣角,我突然有了夢幻般的美妙感覺來。徐徐睜開眼,看天上那逐漸變淡的云彩和那淡淡的不甚明亮一輪圓月,感受著微風的輕拂,聽著孩子們那無憂無慮的嬉笑之聲,我心中不覺明朗起來。月夜在不經意間已悄悄來臨。“辮辮,辮花輪,花輪名字叫小孩。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四五六,四五七,四八四九五十一……”那整齊的唱喊聲和拍手聲從樓下傳來,竟是那般的熟悉。我不由地在心中跟著孩子們唱著這首《辮花輪》的兒歌來。孩子們圍成一圈,將一只腿別在同伴的腿上,形成一個兩兩相交的中空外方的形狀,用另一只腳站著,拍著手轉圈圈,看誰最終支撐不住而摔倒。

  這熟悉的時刻撩撥著我的記憶,兒時的一些游戲畫面突然在我的我記憶深處涌現出來,我仿佛又回到了我那無憂無慮的童年時代。因為沒有電,農村的生活十分平淡單調。農忙和閑暇之余大量的時光是在院壩中圍坐閑聊,談天說地,談古論今,或者是在一起打紙牌,唱花鼓度過的。那時的生活雖然青澀,閑坐于斗室之中,手捧一本雜志正慢慢地翻看著,突然聽到樓下孩子們的追逐嬉鬧之聲。我放下書本,走到窗前向樓下看去,只見幾個小孩正在樓下那樓與樓之間的狹小空間里做著游戲。但卻充滿滿了人情味和淡然愜意的快樂。

  有一次插秧時,猛娃向王三爺開了起了玩笑,說三爺昨晚睡了他兒媳了,王三爺回罵了一句:你個兔崽子,你媳婦在家正和你大哥在床上玩游戲呢,你還不回去看啊?罵完后,他抓起兩把稀泥,悄悄繞到猛娃身后,趁其不備,將一把稀泥搪在猛娃的臉上,又將另一把稀泥塞進他的褲襠里。看著被稀泥搪成大花臉的猛娃的窘迫模樣,人們“幸災樂禍”地爆發出一陣哄笑,有人還火上澆油地喊道:“你活該,誰讓你昨晚睡了王三爺的老婆了,現在人家把你褲襠里的東西給糊住,讓你以后連自己的老婆也睡不成!”這時,王三爺反倒成為眾人玩笑的對象了!唐二爺馬上接起話頭,哈哈起哄道:“那王三老婆還不急死啊,晚上守空房,那滋味可不好受啊!”張五爺哈哈一笑道:“沒事,還有我呢,我可以免費代勞睡他老婆!”張五爺話還沒說完,突然感到臉上一涼,一把稀泥早已糊在自己的臉上。他沒注意,竟被旁邊的黑麻哥給偷襲了,于是又引來一陣惡作劇地哄笑……每每夏夜月圓之時,人們吃罷晚飯,(或者不叫晚飯,那時由于生活還不富裕,好多家庭都是一日兩餐,上午十一二點吃早飯,中午飯放在下午六七點吃)坐在院壩或門前的大樹下聊天。

  因為沒有電視,收錄機,沒有節目和歌曲可以欣賞,人們便會讓善于唱花鼓的人唱幾段花鼓,人們會靜靜地聽,時不時地跟著唱幾句。會拉二胡的人會拿出二胡,坐在人群中,拉上幾段紅歌,喜歡唱歌的女人會跟著二胡輕輕唱起來,起初聲音不大,慢慢地唱得響亮起來。二胡和著悠揚的歌聲在寂靜的黃昏傳的很遠,從遠處聽來,竟像電影里賣唱的藝人正在走村躥戶地賣唱,那一份安然,愜意和自得是現在我們無法體驗到的。我父親喜歡拉二胡,我耳濡目染,也學會了一點點,慢慢地我對音樂產生了濃厚興趣。父親喜歡讀書看報,喜歡看連環畫,我也逐漸喜歡上了文學創作和美術繪畫。我畫了一些畫,至今還有保存。我買了一些樂器,諸如吉他,小提琴、電子琴、口琴、笛子、葫蘆絲、簫等等,自己瞎琢磨,竟也學會了一丁點。閑暇之余彈彈琴,吹吹笛子,卻也其樂融融。而這些愛好,正源于我兒時的恬靜愉悅的鄉村生活。

那時,農村人好像永遠都是繁忙的,他們過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每到中午或下午吃飯之際,到處可以聽見小孩或婦女呼喊大人或自己男人回來吃飯的聲音。那一聲聲綿長的呼喊聲被低矮的山梁反射后,發出幽幽遠遠的回音,猶如一根根長長的線,串起親情,串起鄉情,串起農家生活的無限溫馨來……雖然許多年沒有下過地,種過莊稼了,但對于那段艱苦但卻愉悅恬淡的農村生活卻多了幾分懷念。現在的生活雖然比我兒時好了不知多少倍了,但我總感覺人們之間似乎缺少了一些溫情和關懷。我們周圍充斥著濃濃的金錢味道。在沒有金錢做前提的情況下,遇到一些大困難想請深居在高樓之中的“鄰居”來幫忙都已經不可能了。

  記得那時在家鄉,每遇農忙之時,只要張口,便會請來許多鄉親前來幫忙。每逢打麥,插秧,收割谷子之時,母親總會叫人來幫忙。鄉親們只要有空,便會滿口答應的。最喜歡插秧,扳(打)谷子的場景了。十幾個前來幫忙的鄉親一邊忙著手上的活,一邊相互開著玩笑。那些葷玩笑往往會引來一句更黃更葷的回罵和一陣哄笑。那些笑話、對罵,往往使人忍俊不禁,笑得眼淚鼻涕一大把,使人越發產生了對淡泊,恬靜,不加修扮的鄉村生活產生了好感和眷戀。農耕生活雖苦,但人們心中卻充滿了自得其樂的滿足和快樂,往往一句玩笑,一個笑話,一段葷花鼓唱曲,便可消除白日耕作的疲憊。

  在夏季的月夜,大人們坐在一起聊天,講“知情下鄉”、“三線建設”、“搞社教”,講“紅衛兵”,“文化大革命”,講“農業社”、“學大寨”。我們這些小孩都聽得似懂非懂。母親高興之余還教我們唱一些當年她“上三線”時,部隊所教的革命歌曲。好多歌曲名字我早已忘懷,但我卻總能記住歌詞的內容,至今還能唱上一些:“說打就打嗨!說干就干,練練手中槍,刺刀手榴彈,瞄的準來,打呀打得遠,不打他反動派就不是好漢,打那個樣叫他看一看!”那時沒有電,就沒有現在一切可以娛樂的電影電視和電子東西可供小孩們玩耍。童年的我閑下來的時候,總喜歡玩泥巴,卻也玩得興致盎然。

  

 

 

·上一篇:的生活堆集成精彩的故事,組成我們生命的全部
·下一篇:街市的霓虹相互映襯,形成亦真亦幻的美妙感覺來
 
吳穎音樂工作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 音樂工作室備案證號 湘ICP備13009364號-1 湘公網安備:43010202000302號 營業執照 91430100329424896X
總部地址:湖南長沙市芙蓉區萬家麗中路3號15棟 郵編:410001 總機:0731-85834319 傳真:0731-85834319 網站htmxml
吳穎音樂工作室:電話:15099855999 E-mail:[email protected] 音樂制作公司 版權所有www.eskgkx.live 音樂工作室
錄音部:客服演出部:客服 代理部: 創作部:客服 制作部:客服 詞作部:客服 策劃部: 音樂制作
 
QQ在線咨詢
手機咨詢
15099855999
全國熱線
4000-9333-92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