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工作室
 
   
吳穎音樂工作室 > 更多新聞 > 新聞詳細  
因為一首原創歌,記住音樂;將動人的旋律珍藏心底
時間:2013-1-13 12:17:13  文章來源:新浪網
 
        原創歌曲制作因為一首原創歌,記住音樂;因為被電影感動,將動人的旋律珍藏心底。在剛剛舉行的第24屆棕櫚泉國際電影節上,李安導演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榮獲音樂配樂大獎。創作音樂是電影中不可或缺的一門“音樂”語言,它能夠將觀眾的視覺與聽覺結合起來,加深影片對感官的刺激和對心靈的震撼,讓情節更生動,人物形象更豐滿,使觀眾更加深入地了解影片所要傳達的信息,理解劇情的內涵。在適當時奏響適當的樂章,如同架起一座橋梁,引導觀眾全身心地融入劇情當中。

  小時候,每到周末晚上,空曠的球場就成為喧鬧的“CBD”。忙完了一周的學習和工作,各家的大人小孩都搬著板凳,齊刷刷地坐在臨時拉起的大銀幕前看電影。那時候對制作音樂還處于懵懂的階段,只知道沖鋒時會敲鼓吹號,而一播到悲傷的畫面就少不了“裝可憐”的二胡。筆者來到廣州后不久,正好碰上《泰坦尼克號》上映。兩個小時下來,影片的配樂和一曲撩撥心弦的《我心依舊》令人潸然淚下。片頭音樂旋律空靈悠長,似乎預示了故事的基調――浪漫而凄美。當杰克贏下賭局,乘船遠航時,大氣輝煌的音樂襯托出他的躊躇滿志,也為后來的悲劇情節埋下了伏筆。當巨輪遇險、眾人瀕臨絕望時,原本只是“打醬油”的幾位樂手再次坐定,奏響最后樂章。

  主題曲《我心依舊》則是這段凄美愛情故事的注腳,無疑也成了全片重要的“淚點”之一。它將情節推向高潮,纏綿悱惻、千回百轉,見證著男女主人公一波三折卻蕩氣回腸的愛情史詩。電影音樂跨越語言障礙電影跨越了國家、民族和地域等局限,將全球的人聯系在一起。電影音樂同樣是種“國際”語言,它可以超越各自的母語,引起人們對社會、生活和人性等方面的共鳴和思考。

  在港產片中,筆者最喜歡的當屬王家衛的《重慶森林》。影片中不少片段的拍攝手法與MV有些類似。有樂評家說,一部電影中常常會出現不同類型音樂的混搭,如古典、流行、搖滾、舞曲等。“一段完整的歌曲(音樂)往往能完成鏡頭轉換和場景銜接,一些與歌曲相關的人物和景致被巧妙地聯系在一起。這對于王家衛的電影來說尤其重要。因為電影的人物、情節設計往往有些突兀雜亂,需要圓潤而清晰的過渡,而音樂恰恰發揮了作用。”隨著《California Dreaming》和《夢中人》響起,在快餐店打工的王菲和警察“663”(梁朝偉飾)開始演繹他們的愛情故事,情節發展如曲調般搖曳奔放、率性自我。毫無疑問,663就是王菲的夢中人,也有影迷說王菲同樣是夢中人――活在自己夢里的人。她反復地聽著《California Dreaming》,因為一個夢愛上了一個人,又因為另一個“加州夢”離開了這個人。

  交響樂讓電影迸發激情在票房火爆的《讓子彈飛》開頭,姜文飾演的張麻子果斷地將子彈射向了師爺乘坐的列車,干脆地說了一句“讓子彈飛一會兒”。此時,觀眾或許還沒意識到這意味著什么,但隨著“俠肝義膽”的小號嘹亮吹響,“霸氣側漏”的張麻子率領著弟兄策馬奔騰,最終將火車掀翻在水中。在電影音樂中,弦樂往往表現思緒和訴說,管樂則迸發激情,刺激荷爾蒙;當整個交響樂隊“火力全開”,一定將劇情發展推向高潮。

  前段時間看完《女朋友男朋友》后心情復雜,在某個清冷的雨夜打開手機循環播放著主題曲《河堤上的傻瓜》:“我在長堤上等著你,天空正好飄著毛毛雨。我想回家拿把雨傘,又怕你找不到我……”這首歌勾起了年少時甜蜜而青澀的心跳回憶。戀人還是朋友?當年也許自己都很難界定。有人說曖昧傷人,但把二字的偏旁“日”去掉,留下的溫存又何嘗不是戀人未滿的悸動呢?“我雖然不是主打歌,但我是B面第一首啊!”這句臺詞太適合當下那些常稱自己為備胎的飲食男女了,如此任性而自信,卻是年輕過的憑據。

  從黃昏到黑色,獨自撐傘佇立在蒙蒙煙雨中,掛念著愛人的長發是否已被淋濕――河堤上的傻瓜,不正是曾經的你我他嗎?說到電影配樂,就不得不提及約翰威廉姆斯。他與大導演斯皮爾伯格的合作長達數十年,曾5次榮獲奧斯卡、15次奪得格萊美大獎,并成功地為《辛德勒的名單》、《星球大戰》、《侏羅紀公園》和《哈利波特》等大片創作配樂。

  他曾透露:“我經常跟導演說,如果可以的話,我寧可不讀劇本,只看觀眾最終所看到那個影像版本,星空傳媒在北京舉行中國好聲音的學員與華語音樂制作人簽約的儀式。當天中國好聲音學員與國內著名的音樂制作人形成了一對一的制作班底,例如著名音樂人撈仔將會制作張瑋的專輯,黃小茂和鄭虹,黃韻玲與丁丁,鐘興民與褚喬,馬上又與張赫宣,蔡健雅與金池,梁翹柏與平安,胡海泉與金志文,譚伊哲與趙露等,當天,著名音樂人除了梁翹柏、胡海泉沒到場,其余的均齊齊上陣,由于星空衛視這次與音樂人的合作在音樂版權上給予了創作人足夠的尊重,現場一片振奮人心的氣氛。因為原始的印象對于創作來說是最重要的。”

  主題式變化是約翰威廉姆斯配樂的慣用手法,他常為電影中的主角或主題事件譜寫一段主題旋律,在影片中隨著角色遭遇的變化和劇情的轉折,通過樂器、旋律、節奏和力度等變化將主題發展為各種形式的變奏。另一位豐碑式的配樂大師是日本的久石讓。由他創作的《菊次郎的夏天》、《入殮師》、《千與千尋》、《風之谷》、《天空之城》等配樂都堪稱經典。與約翰威廉姆斯不同,久石讓認為電影音樂創作歌曲制作最重要的是認真透徹地研讀劇本,同時把握好導演的節奏感。

 

 

·上一篇:創作音樂是一個純凈的世界,它能使美流進心房
·下一篇:賞軟語殷殷的吳語,連同一縷淡淡的憂郁
 
吳穎音樂工作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 音樂工作室備案證號 湘ICP備13009364號-1 湘公網安備:43010202000302號 營業執照 91430100329424896X
總部地址:湖南長沙市芙蓉區萬家麗中路3號15棟 郵編:410001 總機:0731-85834319 傳真:0731-85834319 網站htmxml
吳穎音樂工作室:電話:15099855999 E-mail:[email protected] 音樂制作公司 版權所有www.eskgkx.live 音樂工作室
錄音部:客服演出部:客服 代理部: 創作部:客服 制作部:客服 詞作部:客服 策劃部: 音樂制作
 
QQ在線咨詢
手機咨詢
15099855999
全國熱線
4000-9333-92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结果